昆明信息网

首页 > 本地信息 / 正文

媒体:退押金潮会成压垮ofo的稻草热血无赖飞膝击晕吗?

网络整理 2018-12-19 本地信息
(原标题:退押金潮会成压垮ofo的稻草吗?)

12月17日,大量用户在ofo北京总部排队,要求退还押金。据悉,现场并不能立即退还押金,仅仅只是登记用户信息,登记后的3个工作日内押金退还到支付宝账户。(12月17日澎湃新闻)

从风靡全国各大中城市到出现比春运还恐怖的退押金潮,ofo共享单车的遭遇恐怕是共享经济发展中的一个“劫”,这是共享单车服务缺陷所致。退押金潮会否成为压垮ofo的最后一根稻草,悬念有待ofo方面给出答案。

从ofo公司运营开始,就伴随着各种质疑。刚开始摊大饼式的发展,从南到北、从东到西的攻城略地,ofo也曾风光无限。但伴随着规模扩张,线下线上的服务就开始不时暴露出种种不足。乱停乱放、锁具轻松打开、计费不规范,以及一直被诟病的退押金难,从其诞生到目前,这些问题似乎就没有得到根本的解决,直至退押金潮的最终“涌现”。

从南宁办事处的人去楼空到郑州,再到昆明,ofo的衰退似乎一夜之间突然降临,全线“溃退”般的形势,让退押金难的ofo用户生成了“此时不退押金恐再难退押金”的恐惧,以至于从ofo总部的五楼一直排到大街上,有的用户还是翘班退押金的。这种恐惧也好,气愤也好,恰恰从某种程度上暴露出市场对ofo的不信任与不满。

Ofo的颓势也好,一时困难也罢,暴露出共享单车经济一些固有弊端。如果说,共享单车出现和初期有资本的冲动,那么,后来的布局就暴露出资本逐利后管理和服务中的缺失。无序投放、供需不对等、管理缺位、线上线下服务脱节,导致ofo高潮后必然的低谷。

据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监测数据显示,从2016年到2018年,市场上共创立77家共享单车公司,向市场投放2300多万辆单车,覆盖200多座城市,累计融资额超过260亿人民币。但涨潮般的广泛使用后,ofo等共享单车同样遭遇了退潮般的弃用。摩拜被收购,小蓝倒闭,ofo会大限不远吗?

先不讨论其大限,其在退押金上的拙劣服务显然在此时激怒了消费者。此前,如果消费者尚能容忍ofo退押金的迟缓,但是,“外国消费者”退押金的秒退+道歉信,显然让ofo戴有色眼镜服务的丑陋暴露无遗。这或许激发消费者对其不满的持续释放,导致退押金潮的蜂拥而来。

也许有人质疑,特别是ofo经营方面质疑这股退押金潮是有人故意操控,是竞争对手使然。但是,在没有充分证据之下,ofo的断定未免为止过早。如果不从自身找原因,恐怕ofo迟早会被消费者用脚步投票所弃用。

从2017年冬天至今,ofo一直被投资矛盾、高层冲突、资金链断裂、裁员、廉价收购、破产重组传闻围绕着,ofo官方微博更是在不到一年时间内就发布了多达13条辟谣声明。只有潮水退却,才会知道谁才是真正的裸泳者。这句话,对于ofo,或者其他共享单车,共享经济体来说,都是一句不错的警示语。此次遭遇退押金潮,ofo能否力挽狂澜,理顺和抚平发展中的乱象,尊重市场和消费者,考验着ofo的资本自控能力,也将给共享经济模式提供新范式。

Tags:ofo   支付宝   稻草   共享单车

搜索
网站分类
标签列表
金亚洲活动